莺哥

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

建模的空隙表示一下自己还没死😷

之前说的沙雕文学还是要写的,只是新学期太忙了一直没时间,虽然说要过老年生活的但都没在一点之前睡过……

大概国庆期间会写,xx这一直以来缺糖超怕没人粉的……可他们是我的初心,大概也是最后一个真情实感站的真人西皮了。

其实怕的不是写的东西没人看,看更新频率也知道我这个人特别佛系,只是很怕以后找不到同好,但他们真的特别好!

嗯,好了,就酱。

是的结婚了

开学前夕续我狗命
甜哭了我的马鸭
九月好运!

(想搞沙雕甜蜜脆皮鸭文学(不 你没有 你不想)

*短剧续篇

  正文


年关将近时吴世勋打了耳洞。

彼时距他离开剧组回国已经两年,这两年里他与剧组也未断去联系,只是大家各自有各自要事,聊天群大多时候是摆设,偶尔有人发言,闲聊几句又归长久宁静。

他有时还是会想起谁,多数在夜里,偶尔穿插至梦里。


刚回来时消沉过一段时间,可他也不算年轻,太明白自己所在之处应当在哪,不再需要学习怎么调整自己也没有谁再会回头来找他,类似抑郁的东西也只潜藏在很久没碰过的高中日记里。

可太沉默的大人模样反而更不像他。哥哥见过他难过的样子,和过去再不相同,如今的他也像其他所有平常...

短剧

*

吴世勋的最后一场剧在长沙。

他和张艺兴一左一右占据整个舞台,漆黑的剧场里一左一右两束光,从头顶倾泻到他们身上。

他台词很少,肢体动作也不繁复,只是一举一动都需斟酌,小到眼神交错。

但他沉浸其中,眼神如同另一道光束追逐张艺兴的身影,在昏暗的剧场中舞蹈,炙热绽放,烫到能灼伤皮肤。

结束时他和张艺兴牵着手向台下观众鞠躬,十指紧扣时在对方手心里挠了一下,被手心里的力道压了下去。


之后众人一道去大排档,长沙的夜里正是热闹,小吃街上桌椅摆满长长一路,步行街道只够两人通行。

他们碰杯,扎啤的杯子比碗口大,吴世勋闷口喝光,呛得咳嗽。

于凡...

旧友

*写给高考的你


蝉鸣裹着热浪一同袭来,吊扇也扇不散的闷热在封闭空间里打了个转,掀得起一角试卷。

他抬头张望一圈,分不清所处之地是人海还是书海。试卷积得高过人头,看不见底下的脸。

后方传来窸窣声响,他回头去,那人就叫他,艺兴,看这个。

吴世勋手里是最后一种颜色的鸢尾花,张艺兴接过了,盒子里还有另六个不同颜色的塑料花。

放学时路过小食铺,他拿出那一小盒塑料花,换了一个碧绿色的甲壳虫。


高三补课开始时小食铺就出了这样的活动,像是刻意在怀古,张艺兴想起小时候集乐曲卡的日子,买一包小零嘴送抽一朵鸢尾花,集齐七朵不同颜色的鸢尾花就...

虫虫



虫虫生日,半夜11点58分打好字守在留言箱,刚到520被堵死在网络里,操作错误。

截屏找她诉苦,祝福反变成对我安慰,大半夜趴在床上笑出鹅叫。

刚认识虫虫的时候在初一,从久远的以前到现在她最不普通,人人都翻了一个样,只她从十二岁到二十岁没一点变化,说话依然天真,笑容也一样,在人人多了复杂情绪的现在,她依然想笑就笑想哭就哭。

我爱死了她这份对生活的赤忱。

虫虫是半个文艺少女,常常在朋友圈发些人生鸡汤短句,说起时却是好笑,傻兮兮说因为觉得没错就发了。

虫虫爱吃甜食,所有蛋糕都喜爱,最爱提拉米苏,曾用蛋糕做了一年的网络昵称。

奶茶喝原味,偏爱椰果不要珍珠。有空的下午我们见面,奶茶店里一...


今后你也会喜欢各种各样的人
正因为活着才能这样

【勋兴衍生】onesie

言溯*韩彬

依旧借五分之一人设

重逢梗


-

韩彬从酒吧出来就见到了言溯。

其实只有一瞬,可一瞬比过他前半生。茕茕行于人世间让他忘了很多事,可耳边轰鸣依旧,口中咸腥与鼻腔干涩依旧留存,刻意忽视的东西显现于眼前。

他迎面撞上言溯,对方一句话没说,眼尾扫向他,转瞬即逝。

他回头看,言溯的背影很快融进檐下的阴影里,他想喊他,同他打个招呼也好,眼见着言溯推门去,脱口而出只半声“诶”卡在嗓眼里。


-

韩彬有过很长一段入不敷出的日子。

屋内八面漏风日日拆东墙补西墙的时候他也只能认命,有场子能跑都是恩赐,更多时...

一个夜谈

夜晚适合做梦,以及做些不能称之为幻想的幻想。

有年夏天我和L还有一群损友一起走,天气不太热,风倒很是凉爽。一帮人横着霸占一条马路,自己倒是大摇大摆没点样子也不在意形象。
几个人压到马路平平不需要碾压机,我站在马路一边对马路另一边的L说要提前离开了。L看着我问我累不累,我反倒娇病发作似的不想理人,青春期烦躁突然滋生觉得被全世界厌恶,眼神恶狠狠只想一个人走。
L跟在我身后一言不发,越是沉默我越是气愤,胸中一口怒火不知从何燃气,只想早早发泄掉,到一棵树旁停下来就要伸脚去踢,L拦着说我不能这么撒气,反倒被我一脚踹在膝盖上,没道歉却逃了。
回家坐在檐下翻书没看进半个字,神魂游荡到不知何地被短信提示音唤醒,L...

我的魔王先生

*世勋生贺

*尝试画风突破

*不甜你打我


-

艾斯爱慕的城堡内住着一个总是忧虑的小王子。

王子名叫艺兴,脸蛋圆圆眼睛圆圆,国民们都爱护这个可爱的小王子,他下垂的眼角和盛着蜜糖的酒窝都是他可爱的加分项,但小王子不太快乐。

他的城堡里有一个大大的图书馆,王子最爱读书。

最爱看的就是王子的故事。

但他很忧愁,有天站到镜子面前对着自己的倒影说了半天的话,女仆吓坏了,前来询问小王子怎么了,是看了恐怖小说吗?

可王子摇摇头,反问女仆,你觉得我有没有很高大?

女仆足足看了小王子一刻钟,而后噗嗤一声笑出来,王子你怎么会这么可爱。

艺兴撇撇嘴,皱着眉...

桔梗

※非典型性花吐症

吴世勋吐出的第一瓣花被他藏在了枕头底下。

夜色浓重却无星光,他看着那片淡紫色花瓣,眼里有浓浓雾色不甚清晰,配着那花瓣也黯淡无光。

他手里是半捧湿润的花,血色像窗外浓重的夜色,不被光照亮,自己也融入夜色,是馥郁的黑。

他在等一个能救他的人。

张艺兴在凌晨到达首尔机场。

有人扛着摄影机在出口等着他,他不恼,只是觉得疲惫,口罩只遮住鼻子以下的部分,手插在外套兜里,假装看不见那些追着他来的人低头走了出去。

本以为这个时间大家应该都休息了,回到宿舍却发现团员们都没睡,甚至想要为他准备一顿夜宵,即使吃完这顿可能又要做半小时的训练。

他们围坐在客厅沙发里,互相说些最近在忙的...

“满地都是六便士,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。”

【勋兴衍生】祝东风

梁渠*二月红

借五分之一人设

请勿上升真人

字数1w+

慎读

 

 

 

少年相识偕游,曾契金兰鸡黍。

*

梨园名伶二月红,自成名以来从不接人待客,虽然每日来访他的人络绎不绝,他却从没破过例,对外都说的红二爷喜静,不爱人多的地。一开始还有大把人不信,依然日日来访,到是全被堵在了门外,进不得。时日一长,人们也都知道这红二爷是真爷,不待客,渐渐地没人再访了,但也因此,想见他英姿的人不减反增,梨园的生意也就越做越好,二月红的场子便更是一票难求,场场爆满,可这场子人再多再满,也没人见过二月红卸了戏装的模样。二爷依旧是爷,说了平日里不待客,那便是不待客。...

朝霞与热带鱼

*篇幅略长9k+,全文一发完。

*杀手pro

*推荐同名BGM:朝焼けと熱帯魚


也许他要的就是长期的黑暗,就是不可理解,不为人知,不可思议。


张艺兴从吴世勋口中接过烟,烟雾腾腾散在破败的楼道转角,眼里斑斑驳驳像是墙面缝隙泄露的光。

“这次怎么样?”

“还是一样烂。”

张艺兴其实想听他夸夸自己的,即使是敷衍也好,但吴世勋好像永远对他好不起来,就算自己用带着泪光的眼睛看他他也永远一副冷漠的样子,看不出一点怜悯,浑身上下没一点破绽。

“真不知道像你这样的人来当什么杀手,大少爷才适合你。”

吴世勋重新抽出一根烟,对着张艺...

致橡树

*远在他乡的爱人们都要好好坚持下去

*情人节快乐


刚开始学中文的时候,第一个学习的词语就是“我爱你”。吴世勋依然记得自己对lay哥说这个词的时候哥哥脸上复杂又惊喜的神色,即使隔着长长岁月也会因为这句个简单的词汇而荡漾心神,为经年累月逐渐变得强硬的心脏空出一片柔软羽地。

其实不是常常能见面联系的关系,但即使长久不联系也不会有空缺时间的陌生感,反而在能够相见的时间里更加渴切与对方相处时的快意。

有时候两三天就要有一次视频通话,有时候一整个星期都不会有任何联系,但是谁都不会因此产生嫌隙,双双对对方感到信任,即使有许许多多的追求者萦绕左右也完全地相信对方。有时候...

Black brid

*一发完结

*一个奇幻故事

*所有情节、设定都是我编的 请勿较真

*全篇肉渣


你见过黑色的天使吗?


年少锦事(七)

*突然诈尸

*本章可以说是双方出马逐个击破

*那么会不会击破呢?

 

出于 @一个假号 的督促 我决定好好更文 绝不坑人

前文索引:一          

高考正在倒计时,艺兴把A大的明信片贴在了床头,每天早晨睁开眼就能看到,每天都提醒着自己,要离开这里,要和世勋一起走,即使是躲着生活,也要和世勋在一起。

好在最近状态一直挺好,模拟考的时候老师说要上A大也是很有希望的,为此艺兴开心得不得了,回家时偷偷告诉世勋,愿望就快要实现了还有一个月,我们...

归 3.0

*年龄操作有

*ooc有

*都是不可能的话了


没有父亲在身边的孩子总是容易受人欺负的。张艺兴从小就知道这个理。但他从来不会跟妈妈说这些,徒增烦恼的话,不管是自己还是独自养育自己的母亲都会感到疲惫委屈。

吴世勋曾经问他如果父亲还在的话又想要对他说些什么,张艺兴低头想想,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,只是那时候自己抱怨没有父亲陪伴长大的日子总是委屈的,但是如果有那样一个角色在的话,自己又会是什么样子呢。最后还是笑着说,都是不可能的话了。

但他也一直没有说出来的是,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早点离开这个城市,即使这里有他全部的记忆。

所以再次回到这里的时...

归 2.0

*年龄操作有

*ooc有

*主勋兴,微勋白

*雷萌自辨

*“我只要看见他站在那,不用他开口说话我就想他。”


边伯贤在睡前悄悄去了吴世勋的房间。

空气潮湿寒冷,可吴世勋像是不怕冷似的,只在睡袍外披了件小毯站在阳台上抽烟。

边伯贤看着他的背影站在落地窗前,低头不说话。他想组织好语言再叫他,吴世勋的肩膀太宽阔了,边伯贤看着,却莫名觉得悲伤,想要依靠他的感觉就愈发强烈。

肩头传来一点温热的触感,吴世勋没说话拒绝,手上的香烟然掉三分之一他才吸了一口。过了一会边伯贤把头从他肩上移开,才闷闷说了话。

“你们今天...

归 1.0

   *年龄操作有

   *ooc有

   *我不是容不下其他人。张艺兴想,我只是不能看着他们那样挽你的手,站在我的位置上,去我们两个人才会去的地方。


天朗气清。

好像那天以后便没有再下雨了。

天气阴郁了太久,一旦出了太阳家家户户都把被子拿出来晾晒除螨。张艺兴站在二楼阳台上望着街道上处处都是的飘舞着的床单被褥,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要做些什么。

前几天又冷又潮湿,腰又开始痛,在地板上躺了小会就着了凉。

也把透着湿气的被子拿到阳台上晾着,进厨房去煮着汤药。

中药味太大...

过程(下)

“今天的星星好多。”

“对啊~”

“布丁仔,我妈妈好像不会回来了。”

“为什么啊,你妈妈要去哪?”

“不知道啊,奶奶说妈妈要去很远的地方,但是不能带我去。”

“啊?那我们是不是一样了,我爸爸妈妈都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以后也不会回来了。”

“谁告诉你的?”

“院里的奶奶啊。”

“这样啊,那是不是我们以后都是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了?就是像电视剧里面的一样,会被别人笑的那种?”

“才不呢,我们不一样的。”

“哪里不一样了?”

“我们还有朋友啊,我还有你,你还有我。不过,你是害怕了?”

“我才不怕,谁敢笑我啊,他们都打不过我。”

“嘿嘿,不怕不怕,我保护你~”

“保护好你自己...

过程(中)

张艺兴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——他要去找世勋,并告诉他自己这几年有多难过,有多想他。

管他会不会觉得奇怪呢,反正无论怎样也必须要让他知道了。管你还记不记得,不记得我就让你想起来,说什么也会让你想起来。


晚上的天气还是很冷,张艺兴在楼下等好了一会,最后转身去了车库,在看到吴世勋的车好好停在那时瞬间像是打了鸡血。没错,世勋在家,这次说什么也要告诉他了。

又转身蹭蹭蹭跑回楼下,按下十楼的电梯。这期间他一直做着深呼吸,吸吸吐,吸吸吐,紧张程度堪比第一次上手术台的孕妇。好吧这么说是有些夸张,但不得不承认的是——张艺兴此刻非常紧张,甚至想要躲回他的工作室里去泡在音乐水里面。...


过程(上)

10楼在一月迎来了新住户。

23岁,大学刚毕业半年,实习一年。勉强算是年少有为,如果忽视那些父母为他铺的路的话。


楼是新楼,吴世勋是10楼唯一的住户。稍微有点冷清,但也免了邻居间偶尔的客套尴尬。

房子是老爸买的,车子是老妈送的,虽然至今还没什么是自己挣来的,但也算得上是有点资本。毕竟不愁吃不愁穿不愁工作,更何况长相不错身材又好,吴世勋对自己还是非常满意的。

但无法否认的是,吴世勋一直很孤独。

吴世勋身边不乏些狐朋狗友,但他打小就知道的事,是没几个人能一路陪他走到头。最最亲近的人是父母,但他们除了钱什么也没给他,连一个完整的家都没给他。...

我实在喜欢一个人的话其实是什么都说不出口的。
就像即使某一天我遇见他,也只有站在一边远远看着他的勇气罢了。
想要交谈想要认识的话,就要努力努力再努力了。
希望会有那么一天,我站在你面前笑着说话,也不会觉得卑微,不紧张不尴尬。
就像相识很久的老朋友那样。
而你是比现在还要好的你,我是比现在好很多的我。
就最好了。


生日快乐,我的星星。


年少锦事(六)

张妈妈自认为不是一个好妈妈,孩子出生那天没能陪在他身边,后来几年的成长几乎也是跟着舅妈过的,自己没能给孩子足够多的陪伴,在孩子长大后还要他为自己担心,为此张妈妈一直很自责,总忍不住心疼这孩子。

虽然孩子与自己没有血缘上直接的母子关系,但她也只认定这一个孩子是自己的骨肉。张妈妈自认自己和艺兴有着超越血缘的母子感情,也从不怀疑自己的判断,她相信即使有一天艺兴知道了自己不是她的孩子也不会疏远她,虽然不知道这种自信出于哪里,但她确信。

自己的身体不好其实是很早就有的事,也是因此才没能要孩子,张爸爸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孩子的事,他心疼老婆,也害怕妻子再受伤害。

但是张妈妈却执意想要孩子,男孩女孩都行,...

年少锦事(五)

“姑姑他们知道吗?”

“暂时还不知道。”

“不要告诉他们。”

“你想好了吗?”

“想什么。”

“世勋,我希望你不要想着逃避,不是办法,你很清楚我要什么样的答案。”

吴世勋没想过要逃避,只是现在的局势确实不利于他们,两人都面临着人生的转折点,吴世勋不想因为这些事打扰张艺兴,他知道张艺兴想要走,去更好更遥远的地方。

当初本就是因为自己才留下,已经让他受过一次委屈,吴世勋发誓不会有第二次。

可是怎么办才好,两人甚至连憧憬未来的时间都没有。

要到此为止吗?

吴世勋知道自己不能停下。最最起码,面对张艺兴,他永远放不下。

张艺兴回来后几乎没有一刻不在学习,疯狂刷习题的结果就是在除夕前...

年少锦事(四)


今天说好的事就要今天去完成,拖到明天或许就会忘记,又或许会产生其他想法。

张艺兴说好要逃走,也是真的想要逃走。

他其实不太确定自己现在到底在渴求什么。

吴世勋是他的兄弟,从小一起长大,知根知底。可是自己现在在做的事却不是一个哥哥该做会做的事。

张艺兴想逃开,却发现到哪里都有吴世勋的影子,他没办法回避自己的心。

但他也没办法面对吴妈妈。

舅妈越是信任自己就越让自己不安。

所以要逃,和世勋一起,到一个没有人会发现他们的地方,过只属于他们的生活。

离高考还有短短半个学期,寒假过完算起来就不会有什么假期了,学校大多数时间会让高三学生在校补课。吴世勋早就知道学校的安排,便提前和哥哥说...

哥歌

哥哥喜欢楼下小吃店里的肉饼蒸蛋。

喜欢商业街上星巴克里的抹茶星冰乐。

喜欢台湾新旺的菠萝油。

喜欢芒果冰淇淋鸡蛋仔。

喜欢蜂蜜黄油味的薯片。

还喜欢我。


我也喜欢他。


哥哥在家不爱穿鞋。

不爱穿高领的衣服。

不爱别人靠他太近。

不爱被人摸耳朵。

不爱加了橄榄油的三明治。

也不爱我。


可我爱他。


哥哥什么都自己硬撑着。

哥哥看到我的时候永远都在笑。

哥哥对谁都很好。

哥哥不懂拒绝总是默默承受。

哥哥是所有人的独角兽。

在自己面前却做不了独角兽。


那么让我来。


年少锦事 (二)

放弃能够去城里上学的机会就多了许许多多不必要的麻烦。张艺兴高二了,学习也越来越紧张,学校的老师们很重视他们这一批学生,学习好的几个很有潜质能考上重本,那样对学校也是有益无害。

张艺兴要经常麻烦爸爸妈妈到城里去帮他买各种学习资料,张爸爸张妈妈从来也不敢耽误,他们确实也为张艺兴感到骄傲,从小到大也一直让他们很省心。

吴世勋常常会充当调查员,比如张艺兴这个星期要买什么书,下个星期需要什么资料,他会拿个小本子一一记下,再交给张爸爸。张艺兴从来都不用担心这些事。

时间长了张艺兴班上的同学当然也都对这个初二的学弟熟悉了,常常不用吴世勋开口问就有人帮他叫了张艺兴来。谁不喜欢有礼貌又好看的听话弟弟呢。...

12

© 莺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