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友

*写给高考的你


蝉鸣裹着热浪一同袭来,吊扇也扇不散的闷热在封闭空间里打了个转,掀得起一角试卷。

他抬头张望一圈,分不清所处之地是人海还是书海。试卷积得高过人头,看不见底下的脸。

后方传来窸窣声响,他回头去,那人就叫他,艺兴,看这个。

吴世勋手里是最后一种颜色的鸢尾花,张艺兴接过了,盒子里还有另六个不同颜色的塑料花。

放学时路过小食铺,他拿出那一小盒塑料花,换了一个碧绿色的甲壳虫。


高三补课开始时小食铺就出了这样的活动,像是刻意在怀古,张艺兴想起小时候集乐曲卡的日子,买一包小零嘴送抽一朵鸢尾花,集齐七朵不同颜色的鸢尾花就...

列表的大宝宝们六一快乐!

昨晚通宵搬砖,没想到今天还能活着收到儿童节礼物😫

作为一个边缘写手月更也是很对不起大家了,还记得我的大可爱们都是我的心头宝啊😚

这学期砖厂一直繁忙到呕吐,搬砖搬到怀疑人生,文也是越更越慢了……(对不起!!!>人<

之后会尽量挤时间写东西的,毕竟脑洞存着也会忘(……

所以这个节日也请大家继续爱我这个童工吧!

虫虫



虫虫生日,半夜11点58分打好字守在留言箱,刚到520被堵死在网络里,操作错误。

截屏找她诉苦,祝福反变成对我安慰,大半夜趴在床上笑出鹅叫。

刚认识虫虫的时候在初一,从久远的以前到现在她最不普通,人人都翻了一个样,只她从十二岁到二十岁没一点变化,说话依然天真,笑容也一样,在人人多了复杂情绪的现在,她依然想笑就笑想哭就哭。

我爱死了她这份对生活的赤忱。

虫虫是半个文艺少女,常常在朋友圈发些人生鸡汤短句,说起时却是好笑,傻兮兮说因为觉得没错就发了。

虫虫爱吃甜食,所有蛋糕都喜爱,最爱提拉米苏,曾用蛋糕做了一年的网络昵称。

奶茶喝原味,偏爱椰果不要珍珠。有空的下午我们见面,奶茶店里一...

我唯一的自负,是能坦诚自己的自卑。


今后你也会喜欢各种各样的人
正因为活着才能这样

【勋兴衍生】onesie

言溯*韩彬

依旧借五分之一人设

重逢梗


-

韩彬从酒吧出来就见到了言溯。

其实只有一瞬,可一瞬比过他前半生。茕茕行于人世间让他忘了很多事,可耳边轰鸣依旧,口中咸腥与鼻腔干涩依旧留存,刻意忽视的东西显现于眼前。

他迎面撞上言溯,对方一句话没说,眼尾扫向他,转瞬即逝。

他回头看,言溯的背影很快融进檐下的阴影里,他想喊他,同他打个招呼也好,眼见着言溯推门去,脱口而出只半声“诶”卡在嗓眼里。


-

韩彬有过很长一段入不敷出的日子。

屋内八面漏风日日拆东墙补西墙的时候他也只能认命,有场子能跑都是恩赐,更多时...

一个夜谈

夜晚适合做梦,以及做些不能称之为幻想的幻想。

有年夏天我和L还有一群损友一起走,天气不太热,风倒很是凉爽。一帮人横着霸占一条马路,自己倒是大摇大摆没点样子也不在意形象。
几个人压到马路平平不需要碾压机,我站在马路一边对马路另一边的L说要提前离开了。L看着我问我累不累,我反倒娇病发作似的不想理人,青春期烦躁突然滋生觉得被全世界厌恶,眼神恶狠狠只想一个人走。
L跟在我身后一言不发,越是沉默我越是气愤,胸中一口怒火不知从何燃气,只想早早发泄掉,到一棵树旁停下来就要伸脚去踢,L拦着说我不能这么撒气,反倒被我一脚踹在膝盖上,没道歉却逃了。
回家坐在檐下翻书没看进半个字,神魂游荡到不知何地被短信提示音唤醒,L...

我的魔王先生

*世勋生贺

*尝试画风突破

*不甜你打我


-

艾斯爱慕的城堡内住着一个总是忧虑的小王子。

王子名叫艺兴,脸蛋圆圆眼睛圆圆,国民们都爱护这个可爱的小王子,他下垂的眼角和盛着蜜糖的酒窝都是他可爱的加分项,但小王子不太快乐。

他的城堡里有一个大大的图书馆,王子最爱读书。

最爱看的就是王子的故事。

但他很忧愁,有天站到镜子面前对着自己的倒影说了半天的话,女仆吓坏了,前来询问小王子怎么了,是看了恐怖小说吗?

可王子摇摇头,反问女仆,你觉得我有没有很高大?

女仆足足看了小王子一刻钟,而后噗嗤一声笑出来,王子你怎么会这么可爱。

艺兴撇撇嘴,皱着眉...

人总要站定立场不放就很困苦。
但凡能有一点站在他人角度上思考问题世事也就不会那么无常难料。
可惜人总是不明白,读了许许多多的换位思考也不明白症结所在,即使知道错在自己也要咬定不放松。或妄图误导他人判断,或妄图误导自己抉择。

桔梗

※非典型性花吐症

吴世勋吐出的第一瓣花被他藏在了枕头底下。

夜色浓重却无星光,他看着那片淡紫色花瓣,眼里有浓浓雾色不甚清晰,配着那花瓣也黯淡无光。

他手里是半捧湿润的花,血色像窗外浓重的夜色,不被光照亮,自己也融入夜色,是馥郁的黑。

他在等一个能救他的人。

张艺兴在凌晨到达首尔机场。

有人扛着摄影机在出口等着他,他不恼,只是觉得疲惫,口罩只遮住鼻子以下的部分,手插在外套兜里,假装看不见那些追着他来的人低头走了出去。

本以为这个时间大家应该都休息了,回到宿舍却发现团员们都没睡,甚至想要为他准备一顿夜宵,即使吃完这顿可能又要做半小时的训练。

他们围坐在客厅沙发里,互相说些最近在忙的...

1/4

莺哥

©莺哥
Powered by LOFTER